本文轉載自www.cnyes.com


 


發生在以色列謝莫納城(Kiryat Shmona)的足球故事,簡直就是個奇蹟。至少市長是這麼說,足球隊的經理、球員及球迷,也都這麼認為。這個曾經是連年戰亂的城市,專心致力於足球的發展,現在不但是以色列聯賽冠軍隊,在足球最盛的歐洲,也已經可以和列強平起平坐。


 


德國《明鏡》周刊報導,謝莫納是以色列北方,一個 2.4 萬居民的小城,在這裡放眼所見的,是些灰白的建築物,全城僅 5 家咖啡館,2 間購物商場,之外就沒有什麼了。攀高的失業率,加上內戰的影響,有辦法的人都設法逃離,留下來的人,大概都已經放棄了。


 


比較起足球的興起,這個地方有著種種問題,而如今,他們希望足球能成為挽救城市的救世主。


 



        謝莫納城僅是以色列一個問題重重的小城。(圖取自維基百科)


 


足壇新興勢力


 


謝莫納幾乎位在最北方,球場的一側看台,大概 3 公里遠的地方,面對黎巴嫩,另一側,距離 25 公里外,就已經是敍利亞。這裡還處在戰爭的陰影下,不過並沒有完全受到影響。稍遠一點越過邊界,就有真主黨的內戰在那裡發生。


 


無論如何,謝莫納城工人足球隊 (Hapoel Ironi Kiryat Shmona F.C.) 仍順利地在這裡壯大,贏得各種榮耀,是 2012 年以色列足球錦標賽冠軍,2012 年以色列聯賽盃(league cup) 冠軍,還打進了歐足協歐洲聯賽 (Europa League) 預賽,和上屆亞軍畢爾包競技 (Athletic Bilbao) 踢成了 1:1 平手。


 



謝莫納城足球隊已發展為歐洲強隊(圖取自維基百科)


 


來到球場,多少可以感受到這支球隊克難的發展過程。球場不大,可以容納 5500 名觀眾,平均票價約為 4 歐元。球場的草皮,受日照影響,而顯得稍微泛白,較舊的看台,看來也有些搖搖欲墜。如果球員想看對手的比賽畫面,就要自己設法架起大螢幕才行。


 


球隊沒有豪華的資金可以建隊,球隊陣容中,有阿拉伯人、阿根廷人、塞爾維亞人、匈牙利人及美國人各 1 名,其他全數是以色列球員,尤其是在謝莫納城及周邊區域的球員。如果球員不小心把球踢出牆外,這種事經常發生,而通常外面就有小朋友會跑去撿球解圍。


 


40 歲的 Yossi Edri 站在球場的一側,他和他的父親都曾為這支球隊及其前身打球。他們享受打球的樂趣,卻沒有太多成績上的奢望。不過,現在 Edri 已經是球隊的體育主任,開著閃亮的名車,手指上還有寫著「2011-12 年冠軍」的戒指。


 


Edri 的手機也經常響個不停,他現在常忙著處理簽證、受訪,以及和歐洲足協 (Union of European Football Associations, UEFA) 的各種連絡事宜。他說:「從前這裡根本沒有錢、沒有草皮,沒有治療室,整個球場也只有 1000 個座位。」


 


打造奇蹟的企業家


 


現在整體的情勢改變,必須非常感謝一個人-Izzy Sheratzky13 年前,當謝莫納城還曾受到導彈攻擊時,以靠做 GPS 設備起家的企業家 Sheratzky 連絡了市長,表示他想幫助謝莫納城。市長回應,他可以考慮幫助這裡的足球隊做些事情。


 


Sheratzky 因此買下此地的 2 支球隊,合併為 1 隊,命名 Hapoel Ironi Kiryat Shmona。還發下豪語,4 年內要打進以色列的頂級聯盟,並在 10 年內,能進軍歐洲主要比賽。


 


Edri 說:「我們認為,他瘋了,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」當時,他們把 Sheratzky 視為狂妄自大,想靠政治謀利的瘋子,他買下的是支在國家第 4 級聯賽排名第 11 1 支平凡無奇的業餘球隊,這樣的承諾恐怕只能依賴奇蹟才能完成。


 


現在,當初的豪語都已先後實現,恐怕也只有 Sheratzky 這樣的瘋子,才有辦法做到。65 歲的 Sheratzky 看起來不像是個富豪,不過他堅信,成功唯有靠努力工作才能達成,並把這實踐在自己的生活,以及他所熱愛的足球上。


 


靠足球振興城市


 


事實上,即使謝莫納城打進了歐洲聯賽資格賽,他們的球場依舊並不符合歐洲足協的安全標準。要打進會內賽,他們面對的敵人,是亞賽拜然的 Neftchi Baku,這支球隊的年度預算是謝莫納城的數倍以上, 謝莫納城每年預算僅約 400 萬歐元,大多是由 Sheratzky 來支付。


 



謝莫納城足球場(圖取自維基百科)


 


Sheratzky 回憶 1999 年他涉入時,說:「謝莫納城的情況很壞,飛彈仍會落在這裡,因此我決定認養這個城市。我實在是有點瘋狂。」Sheratzky 全力支持這個城市,建立了一個食物施捨處、一間語言學校及一個護理之家。他每年捐助城市 20 萬歐元,是這座城市最重大的私人捐助,也是這城市的影子市長。


 


一開始,他想讓謝莫納城成為以色列最富有的城市之一。但這裡的平均月收入,依然只有 1000 歐元左右,還不到全國水準的 3 分之 1,他也只能搖頭。不過,後來他將計畫專注在足球上,反倒大獲成功。


 


謝莫納城沒有龐大的資金,可以買下明星球員快速建隊。相對地,Sheratzky 建立了 2 條規則,以此打造球隊。規則一,球員盡可能來自謝莫納城本地,為達此目的,他投資這座城市的年輕球員,獲得的回報是,現在以色列國家隊有 3 名球員都來自謝莫納城。


 


規則二,球員必須居住此地。如果和其他地方的球員簽約,這些球員就必須住在謝莫納城。


 


這第 2 個條件並不容易實行,畢竟,很少人想要住在一個城市,城市的居民都自備防毒面具,家裡都有防空避難場所。不過,還是有球員願意來到這個沒有酒吧、夜總會及餐廳的城市,這裡每周最盛大的事,大概就是和隊友及球迷共享安息日的晚餐。或許這正是謝莫納城足球的成功之處-很難感覺到這裡有明星。


 


讓人們忘記生活不快


 


Sheratzky 表示,足球其實只是大海裡的一滴水,不過卻能讓人們忘記日常的各種問題。現在,每場比賽的球迷由 300 人增為 3000 人,很多人全家拿著標語進場,在球隊贏球時開心慶賀,球隊輸球時失望難過。今年春天,謝莫納城贏得全國冠軍,大街上沒有什麼大肆慶功場面。球迷的開心,並不用瘋狂的派對來展現。問題在於,足球的成功除了讓人們心情較愉快之外,真的能改變一座城市嗎?


 


在球隊打進歐洲聯賽預賽的時刻,人們開心微笑著,球迷俱樂部人數由 10 人成長到 1000 人,市長說,人們眼中閃爍著希望。不過,還是有坐著輪椅的男人,無奈地歎息,他已經 2 年無家可歸,這些足球勝利根本毫無意義。


 


29歲的中場 Beni Ben Zaken 出生在謝莫納城,他表示,自己從前很想離開這座城市,但現在卻以這城市為榮。對他而言,有來自大都市的人,卻看重這裡,把球隊打造成和其他球隊一樣好的隊伍,那麼,他為此效力就是理所當然。


 


滿頭白髮的體育記者 Albert Menachem 說,過去,謝莫納城會上新聞,大多因為飛彈、失業或是高負債,現在則是因為足球。他已經為本地報紙報導超過 30 年的體育,過去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,可能是修理好他的農用拖拉機,現在卻不少人向他請教這支球隊,以及球隊成功的祕密。


 


Menachem 表示,如果要解釋,當然 Sheratzky 及其百萬資金的投入,對本土球員的激勵,以及整個社區的努力都有貢獻。但是,認真地說,他自己都無法相信球隊可以如此地成功。


 


Menachem 除了寫球隊的報導之外,自己也是這支球隊的球迷。在對亞塞拜然的資格賽開打前,他略抱私心地預測,謝莫納城會以 1:0 獲勝,從而打進歐洲聯賽會內賽。


 


最後結果,謝莫納城以 4:0 大獲全勝,真是個難以解釋的奇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remboDay 的頭像
BremboDay

優雅的投機者(棒球,F1,Calcio,伴侶動物,投機與人生)

Brembo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